2022年亚洲杯打完,周琦竟然获得了中国男篮全队唯一“免喷权”,这当然不是天上掉馅饼,周琦靠的是自己的努力。

  把时钟拨回到2019年,39岁的斯科拉随阿根廷队来中国参加世界杯,杨毅在专访时抛给斯科拉这样一个问题,你在中国是不是看到一些球员安于现状,这是因为竞争不足的原因吗?

  威尔-阿拉基独Děi32分率领黎巴嫩队淘汰中Guó男Lán,最终在决赛惜败澳大利亚,站到Liǎo亚Jūn领奖台上,阿拉基本人则荣膺了亚洲杯MVP。

  在澳大利亚联赛,他的身份是外援,Mò有“户口Běn”优势,没有粉丝基础,也没有数据、纪录和荣誉给他撑腰,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努力。周琦不知道自己下一年能去哪里打球,如果NBA不要他,CBA仲裁无法解决,他需要Wèi自己Dǎ出一片天,竞争,才能生存。

  

  Lǐ想很美好,但现实Hěn骨感。这几年,阿拉基“Hùn迹”在黎巴嫩、卡塔尔、科威特、突尼斯等国联赛——部分中国球迷认知中的“职业联赛荒漠”。然而,离开CBA这片“沃土”,阿拉基非但没有Zì毁前程,反而练就一身本领,淘汰中国男篮一战,那一招“骑马射箭”,令中国队防不胜防,CBA联赛中的三分王、助攻王、MVP们Jìng然毫无招架之功,评价阿Lá基在一场比赛打爆了中国男篮四大后卫并不为过。

  经过这些年的改革,CBA现在发展的怎么样了?为什么我们的联赛培养不出Rén才?

  (勿忘初衷)

  当这种情况Chū现时,没有Rén会推着你前进,你可能会觉得现Zài还不错,然Hòu安于现状,你会Jué得我有一个工作,能Zhèng钱,这样就挺好的了,这会使你放慢脚步。

  斯科拉把道理说的Hěn透Chè了,联赛越好,国家的篮球就会更好。斯科拉是有资本说这些话的,毕竟他打过多年NBA,帮助阿根廷拿到过世界冠军,也曾到过CBA“技术扶Pín”。

  如果Nǐ去一个没有限制外援的联盟,比如NBA,或者欧洲的Xī班牙联赛,你就不会这样做,因为会有来自匈牙利,俄罗斯,巴西或者其他地方的人取代你。

  回过头来再看我们的CBA联赛,这几年外援出场人次和时间减少了,外援的咖位降Dī了,本土球员的数据漂亮起来了,腕儿变大了,收入增加Liǎo,脾气也大了。但在洲际比赛中,横向比Jiào,中国球员的能力真的提高了吗?

  “因为你总Shì有这么多工作的机会,你也总Shì有这么多的国内球员,Suǒ以他们只是更换球队ér已,他们知道自己总是会有工作的。

  从那时起,他们的国家队变成了历史上最强的一支球队,这次世界杯我们也再一次见证了这个结果。

  最后,再结合周琦这一年的经历和他身上发生的改变来思考这个Wèn题。2019年男篮世界杯,因为在对阵波兰的比赛中关键时刻发球失误,周琦为千夫所指,在网络上甚至连国籍都被剥夺,无止境的谩骂和嘲FěngBàn随了他两年多时间。

  很多年Qián我还在西班牙De时Hòu,我们就遇到过这样的问题,当时刚刚解开对外援的限制,很多国家De球员就涌入Xī班牙联赛,平均每支球队就Zhǐ有一到两名西班牙球员,当时人们就很生气,他们会觉得西BānYá联赛要完蛋了,联赛的队伍里Dū是国外球员,西班牙球Yuán没有Jī会上场打比赛了,Jié果证明他们完全错了,事Shí正好WánQuán相反。

  在NBA同样也是,NBA有两Bǎi名外籍球员,但美国队还是最强的球Duì,他们的球星聚在一起时是不可战胜的。

  所以我认为你国家的联赛越好,你国家的篮球就会有更好的发Zhǎn,所以我认为这就是中Guó男篮国家队放慢脚步的一个Yuán因。”

  面Duì这个有些尖锐的问题,斯科拉没有丝Háo避Huì,直抒己见Dì回答:

  我们看到,比如中国的CBA,以前的阿根廷联赛以及Qí他联赛,他们会限制外援的名额,所以对本国球员来说,工作机会会很多,所Yǐ这些球员总会有这些位置和工作。

  当时舆论和Qiú迷的情绪是这样的,“亚洲外援等于Yǎng虎为患”,理由是CBA是亚Zhōu最高水平的联赛,“给本土球员更多出场时间”、“更多出手机会”、“更多打关键球的机会”……

  面对这个问题,有球迷给出了一个形象的比喻。如今的CBA就像一个大企Yè(CBA公司),俱乐部Jiù是企业下属的部门,业绩好的部门多分点奖金(联赛分红),业绩好的部Mén领导有机会直升集团领导层(国家队主教练),在一个部门混不下去了可以调岗(转会),总而言之呢,企业(CBA公司)的目的是赚钱,各部门也Yǒu自己的绩效(赚钱),员工(球员)也要Zhuàn钱。俗话说“大Shù底下好Chéng凉”,只要企业不倒,有Qián大家一起赚。

  这件事情发生的原因就是,你不需要200GèDǎ得还不错的球员,你只需要12个,为了这12个球员,你把竞赛水平提高,只要他们想打球,他们就必须去提高自身能Lì,不断进Bù,在联Sài中与国外球员对抗来保住自己的工作,Ná到工资养活自己的家庭。

  再想想斯科拉说的话吧,再看看CBA合同改制后,顶薪名单里躺了多少“Hùn子”。

  正是从阿拉基离开后的18-19赛季开始,CBA的亚洲外援政策逐步被限制,最终在20-21赛Jì彻底消Shī。同样在这几年,Wài援使用规Zé也从四节6人次减Shào到四节4人次。

  Zài不久前结束的亚洲杯Shàng,中国男篮再次折戟1/4决赛,Lián续两届止步八强。这届亚洲杯给中国球迷们留下印象Zuì深的是两个人,周Qí和阿拉基,一个“归还国籍”,另一个堪称技惊四Zuò。

  在媒体大肆报道下,很多球迷才回想起,这个阿拉基在17-18赛季曾短暂为北控队效力,一共只打Guò5场CBA。